今日茶陵

 找回密码
 快速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9144|回复: 0

三个百岁母亲的别样风景

[复制链接]

3

主题

3

帖子

3

积分

发表于 2009-6-23 19:49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填写您的QQ邮箱地址

  112岁的颜毛妹:去3里外的镇上看热闹,自己来回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在茶陵县浣溪敬老院里,有一位叫颜毛妹的寿星,今年已经112岁了。敬老院的潘院长告诉记者,老人是一个身世凄惨的老人,在她有生之年,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儿子、两任丈夫离开人世,她在20多岁时还不幸成了哑女。但她又是幸运的,尽管命运让她受尽折磨,但她坚强地挺过来了,健康地活到今天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“老人现在的身体状况还可以,但比去年要差一点。”潘院长对记者说, “我们希望她一直健健康康,但毕竟这是自然规律啊,这么苦的老人能活到今天,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啊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老人祖籍安仁县,祖辈都是种田人,她生于1897年12月12日,家里姊妹4个,她为长,后面2个妹妹,1个弟弟。因为家里穷,十五六岁的毛妹,就嫁到同县一户农家。几年后,夫妇俩生育2个男孩,一家四口,以种田为生,虽然艰苦,但也平安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颜毛妹20多岁的时候,家乡突然发生瘟疫,丈夫高烧不退,因为无钱医治,只几天时间,就撒手而去。毛妹痛不欲生,几天粒米未进。但看着未成年的2个儿子,她又强打起精神,下田耕种,以一个母亲的责任,支撑起这个家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然而,祸不单行。丈夫去世才几个月,疫病又袭击了她的2个儿子,也因为无钱治疗,没有多少时日,儿子又相继夭折了。逝夫失子的打击,将毛妹击垮了,她也高烧不退,重病在床,昏迷了几天几夜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她大难没死,昏迷几天后,竟奇迹般地活过来了。但,她想开口说话时,才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了,高烧已把她烧成了哑子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,她一个人,守着几间破败的茅草屋,日出而耕,日落而息,过着孤独凄苦的日子。这样的日子,过了一年又一年,直到进入花甲之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上世纪60年代初,因为家乡闹灾荒,她投奔到已在茶陵县浣溪镇的落户妹妹家。后经妹妹牵线,失去丈夫40余年的她,再次拥有了一个丈夫。但,过了几年,长她十几岁的丈夫去世,她再次孤独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1985年,年届88岁的她,被接进了镇敬老院。1997年12月12日,毛妹老人在敬老院里度过了100岁寿辰,她是浣溪镇唯一的100岁老人,当天,敬老院披红挂彩,专设寿宴,为老人祝贺寿旦,县政府、镇政府都有领导前来祝寿,并送寿礼,令老人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老人100岁后,敬老院又建了一栋两层新楼房,毛妹老人会友述谈,能独自上下楼梯;敬老院离浣溪镇街上约3华里,老人柱拐杖上街看热闹自己来回;老人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“说话”靠手,她那双手非常有力,舞起来令人眼花缭乱,如果不是了解她的真实年龄,光看那双手,谁会相信这是110多岁老人呢?更让人惊讶的是,老人老眼不昏花,竟能穿针引线钉扣子;站在敬老院大门口向浣溪镇望去,一里之外来人是谁,老人都能准确认出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100岁的殷秋莲:生日当天特意与晚报留影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芦淞区栗塘村的袁志清大爷,今年79岁啦,但他说起话来,声音洪亮,吐词清晰,让记者感觉他一点都不像近八旬的老人。这可能是他母亲的遗传基因吧。因为他母亲——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殷秋莲今年100岁了,还能自己洗衣服呢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“我妈妈,她是一位相当能干和坚强的母亲。”袁大爷告诉记者,他母亲去年10月,不小心摔了一下,把股骨摔成了骨折,老人在市中医院成功地做了股骨手术。“我母亲现在一切都正常,每餐能吃一碗饭。常言道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‘动筋动骨一百天’,我母亲年龄这么大了,经过一次这样高风险的手术后,还能恢复得这么快,这完全是因为她的坚强个性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老人手术后,家人给她请了保姆。但老人不习惯使唤保姆,就连衣服都要坚持自己洗,不让保姆插手。也许是老人一生习惯了劳作,过不惯清闲的日子吧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殷秋莲老人出生在一个乡下裁缝家,她很能干,从小学会了缝衣服。18岁的时候,她嫁到附近的一个人家,先后生育了四个儿子,两个女儿。抗日战争以前,她和丈夫在芦淞区五里店茅屋街开着一个小杂货店,但后来遭到日本人的飞机轰炸,小店被毁了,他们一家迁居到现在居住的栗塘村,主要靠种田为生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“因为孩子多,家又被毁了,我们一家人日子过得很苦。我记得,母亲常常在油灯下,通宵熬夜,为我们兄弟姊妹缝补衣服,因为她白天要下田做事,煮饭做菜,没有一刻能闲下来。”袁大爷说起这些往事,声音有些哽咽。“但母亲最苦的日子还不是那时候,60年代的时候,一生正直、忠厚老实的父亲被误划成反革命,我母亲为此到处奔波,不知道流了多少泪,受了多少委屈,但还是没能赶在我父亲生前给他平反。80年后,我父亲才被平反,离他含冤去世都差不多10年了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今年五一,家人为殷秋莲老人做了100岁寿宴,芦淞区民政局等单位的同志到她家进行了祝贺。老人特别高兴,还特意拿着自己喜欢的、当天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《株洲晚报》拍照留念,以见证她走过了36000多个日日夜夜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105岁的袁冬梅:忍饥挨饿拉扯大8个崽女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前日上午,在芦淞区建设南路马路边的山坡上的居民房里,记者见到了105岁的袁冬梅老人。她安静地坐在长凳上,见记者一行来到,她礼貌地笑了笑,但没有说话,她耳朵失灵了,无法与人交流。她是个很热情的老人,当记者跟她的儿子、儿媳在门口聊天时,她竟然挪着长凳,出来了。当记者给她照相时,她很配合地摆姿势和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袁冬梅的儿子——67岁的易汉东老人,是锻压厂的退休职工,目前每月有900多元的退休工资。易汉东说,“我母亲现在跟我住,我的老伴也60多岁了,我们三个老人住一起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袁冬梅老人共生了8个崽女,易汉东排行第六。但大多数崽女已经去世,目前还有3个健在。因为,易汉东出生较晚,对于母亲40岁以前的事情不太清楚。只晓得母亲16岁生的第一个崽,后来一直生,直到第8个。“小时候,家里特别穷,家里的米缸常常见底,记得我哥哥他们还讨过米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做母亲的看到儿子去讨米,心里是非常难受的,但她却没有办法。只有尽量地少吃点饭,自己饿肚子,让崽女吃饱。有时,崽女上桌吃饭了,她一人悄悄离开,谎称自己已经吃过了。她就这样经常忍饥挨饿,把崽女抚养成人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易汉东说,他父亲是80多岁去世的,上面的哥哥也没有发生过什么意外,都是正常死亡的,我母亲这辈子虽然吃过不少苦,饿过肚子,但在精神上还算没有受到大的打击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尽管,关于老人过去的事情了解甚少,但我们还是能想像出这位老人所经历的种种艰辛和苦难。毕竟,她经历过我们没经历的苦难,像战争年代、饥荒年代、文革时代等等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挨饿的日子一去不返了,现在,老人的胃口相当好,早上可以吃一碗米粉加一个煎蛋,她喜欢吃糖油粑粑,有时兴趣来了,可以一连吃上5、6个,比一般的年轻人食量都大。老人的牙齿也还坚固,没炖烂的鸡肉她都可以咬着吃。令人奇怪是,老人过了100岁后,身体竟然比以前还要好些。这几年来,她没有生过什么大病,只得过一些小感冒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因为满了100岁,民政局每月有200元的生活补贴给她。但这200元钱,只够她吃零食的。“我妈妈最爱吃的就是太子奶,你看她房里都是一箱一箱的太子奶,她一天要吃5、6瓶,很多邻居开玩笑说,要让她去做太子奶的广告。”易汉东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袁冬梅老人和她儿子、儿媳住在一起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快速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联系客服:0731-25698883|联系QQ:800030228|小黑屋|Archiver|关于我们|今日茶陵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Template by sz7788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X3.2( 湘ICP备17009024号-1 )QQ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